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 维权
时评 专题
在线访谈
预告 直播
话题 瞬间
职工讲堂
声音 视点
预告 回顾
舆情播报
热点 观察
回音 研究
视频精选
访谈 活动
展播 微视
南方工报
客户端
数字报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顺德

80后普遍焦虑、压力大

2018-08-23 15:04 | 作者: | 来源:
不少人到中年的80后们,时时有“未曾年轻就已老”的感慨。看看身边的同龄人,哪个不是被住房、养老、子女教育等问题搞得压力山大?

  (原标题:80后“早更”提早进入中年危机 普遍焦虑、压力大)

  TFBOYS红遍大江南北,00后的时代已经到来。曾经被标榜为“叛逆自我”的90后小屁孩们,已经纷纷成为职场新兵。年龄最大的80后,今年已经35岁,正被时光之鞭无情地抽打着往40岁的方向奔去。

  不少人到中年的80后们,时时有“未曾年轻就已老”的感慨。这种感慨并非无端自怜,而是受现实的触动而发。看看身边的同龄人,哪个不是被住房、养老、子女教育等问题搞得压力山大?再看看周边的90后们,一个个朝气蓬勃,精力旺盛。这帮人,假设在工作上与我们费同等的心思,产生的效能一定比我们大得多。我们80后的老家伙们的饭碗,分分钟要被他们给抢掉。

  有媒体称,80后“早更”,提早进入中年危机。要知道,最大的“80后”如今也不过才35岁,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狼狈?

  现象

  我是不是早更了

  什么是早更?生理上的内分泌紊乱,心理上的早衰

  在生理学上,女性的更年期通常发生在40岁到55岁,指的是绝经后的一系列以自主神经系统功能紊乱为主、伴有神经心理症状的症候群。

  早更,则是指40岁之前便产生更年期症状。医生认为,早更是身体早衰的预警,不可轻视。

  在电影《我的早更女友》之前,极少有人认识到这个词,但早更群体早就存在了。

  “三十几岁就遭遇类似更年期症状的人,在都市白领中出现得越来越多。”南京一家医院的妇科医生表示,她曾接诊过一位35岁的女性,是单位的中层领导,从一年前开始已经出现脸部发热、失眠严重、月经紊乱,甚至停经的情况。内分泌检查发现这些都是更年期提早的症状。

  “心慌出汗、皮肤干燥、头发干枯、身心疲惫、体重攀升、烦躁失眠、月经紊乱……这些更年期的症状已不仅限于四五十岁的女性。”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妇产科李萍中医师表示,在她接诊的女性中,有的30多岁的女性,已经出现了上述症状中的一两个,这令她们担心不已。李萍表示,如今年轻女性要面临多方面的压力,造成内分泌紊乱,自身如果不能及时调节,很容易出现卵巢早衰,导致类似所谓“早更”的症状。不过,这并不一定代表就真的到了更年期,及时调整心态、或接受治疗,这些症状很多可以得到缓和或解除。

  南京建国男科医院医务科主任丁学刚介绍,和女性差不多,男性要到50岁左右才会进入更年期。然而,一些30岁左右的80后年轻人也会出现一些好像“更年期提前”的症状。

  “这是由于不良的生活方式、不健康的工作方式,以及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等原因,一些人不能很好地应对社会、家庭等方面的变化,由此导致身体内分泌紊乱而引起的一系列症状。”丁学刚说,这就是现在俗称的“早更”。

  他表示,自己接触过不少这样的病例,主要是由情绪和外界的压力,以及不健康的饮食、作息等引起的内分泌紊乱,导致激素改变。一方面,影响性功能、性欲、性反应。另一方面,影响体能和精神状态:体能下降,抵抗力衰弱;四肢无力,容易疲乏,精神萎靡不振;注意力不集中,经常健忘;情绪低落,判断能力、智力、应急反应能力下降等等。同时,还会伴随着一些代谢性疾病,比如,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肥胖、糖尿病等等。

  生理学上的“早更”更加晦涩深奥,但心理上的“早更”,许多人都感受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晚上要很晚才能睡着,而且睡得很不踏实,一有响动,马上就醒,醒了之后,就会七想八想,再也睡不着。”一位年轻网友这样形容自己的“早更生活”,“晚上睡不着,白天就没精神, 上班也没冲劲了,什么梦想啊、努力啊都丢到了一边,总想着赶紧打发时间下班,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了,什么都嫌麻烦,工作能拖就拖。不过,班还是得上啊,得还房贷、还车贷,还想买漂亮包包……”

  对照这样的状态,你会发现,身边其实有很多“早更者”大部分居然是年轻的“80后”。

  原因何在?

  尴尬的80后,什么都赶上了

  “我们还真是什么都赶上了,连早更都是。”一位80后自嘲。

  80后的成长史似乎总能跟生活中的“大事”挂在一起。从出生开始,80后就赶上了计划生育政策。大多数80后都是独生子女,而且,在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未来。

  独生子女的童年是幸福的,好几个老人围着一个孩子,不同于他们经历过物质匮乏时期的父辈与祖辈,80后的童年很少与挨饿联系在一起。倒是“小公主”“小皇帝”的标签一直如影随形。

  上学时,80后看起来比他们的后辈要幸福得多,那时候,好学校坏学校的分际并不如现在这样明显,素质教育刚刚开始提,应试教育还是主流。而且,当时学习压力看起来比现在小得多,极少有孩子在放学后,再去参加各种补习班。

  考大学时,也是幸运的,虽然大学开始收费,但大规模的扩招让更多人进入大学,体验到父辈从未体验过的人生。

  真正的尴尬,是从大学毕业开始的。当80后大学毕业后,扩招的后果开始显现——大学生不再包分配了,工作需要自己来找。

  跟工作难找相对应的,是房价的迅猛增长。21世纪的最初10年里,中国各地的房价呈现巨大的增长,曾经的福利分房制度跟铁饭碗一起没有了,按揭开始流行,“房奴”开始出现。

  随着网络的发展,80后成为最早接触网络的一代人,却并非最能适应网络时代的人。有数据统计,软件行业的创业者中,90后的数量比80后更多,他们更能适应这个时代。

  移动互联网真正改变中国人生活的2013-2015年,最年轻的80后也已经工作了数年,他们刚刚熟悉自己所在行业的规则,能够熟练完成自己的工作,还没能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时,规则改变了。

  资历不再重要,学过的知识也未必再有用武之地,想要创业,又抛不开家庭、房子和信用卡带来的压力。

  既然缺乏勇气,那么跳槽也是好的。遗憾的是,这同样是一条行不通的道路,理由是,80后已经老了。假如你出生在1980年,那么你今年已经35岁。35岁,在中国是一个尴尬的年龄,到了这个年龄,你甚至开始恐惧失业。因为大部分体制内岗位,比如公务员、事业单位招聘,以及大部分企业招聘要求都赫然标明——年龄在35岁以下。

  于是,80后的早更与80后的尴尬,纠缠在一起,难以分开。

  为了闺女上学,一个月暴瘦了十斤

  今年9月,徐逸(化名)6岁的女儿正式入读了鼓楼区的一家知名小学,这让她悬了几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徐逸是河北人,出生于1982年,大学毕业后留在南京工作、结婚、生子,和许多在南京打拼的异乡人一样,今年刚33岁的她觉得,自己和很多同龄人,承受了他们父辈从没有过的经济及精神压力,“今年上半年,正是我最崩溃的一段时间,当时无意看到《我的早更女友》,看到情绪失控、神经衰弱、一团糟的周迅,觉得演的就是我,那就是我当时的状态。”

  对于老家都在外地的徐逸和老公来说,靠自己的能力在南京贷款买房安下了家,已经让他们感到很满足。然而,女儿出生后不久,他们很快意识到,对女儿来说还远远不够。

  “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父母还都身体健康,因此重中之重,都是在孩子身上。这毫不夸张地说,我从她还没有满周岁,就开始考虑买学区房了。”三四年时间里,她断断续续看过20几处房子,然而,要么是房龄太长,要么是单价太高,加上手头并不宽裕,她每次都没有下定决心。直到今年过完年,学区房依旧没有定下,女儿马上就要面临上小学,徐逸开始焦虑了起来。

  “我要得急,房子又紧俏,房主坐地起价、临时毁约或者房子被别的买家‘抢走’种种类似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徐逸说,今年5月初,一套费尽周折好不容易选到的房子,因为房主临时加价30万,加之其“爱买不买、有的是人要买”的傲慢态度,让她几个月来积攒的艰辛、委屈、压力一并爆发,“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冷静的人,但那天真的气得浑身发抖,哭着和那人大吵一架,最后摔门离开。”

  买房的不顺,让徐逸和丈夫都感到闹心,几个月下来,两人的好脾气被通通磨完,“每次触碰到这个话题,就要吵一架。”她说,有时暴躁的情绪来得太快,让她感觉无法控制,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就连老公靠近她都让她烦躁,“我当时看到那部电影,觉得我可能就此进入更年期了。”为了看房,徐逸还得顶着风险时常从单位“溜号”,每天的奔波劳碌、加上和卖方人的“博弈”,让她身心俱疲,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夜失眠,整个人暴瘦了近10斤。

  直到今年5月中旬,买房的事终于在接连数天的奔波下尘埃落定,她的神经这才松弛了一点。“想想这个过程还是觉得很揪心,”她笑笑,“但有过这样经历的人远不止我一个,我在学生家长群里一问,有人的苦水比我还多。”

  虽然买学区房的艰辛已经告一段落,但正处在事业交叉口的徐逸并没有卸下担子,“现在每晚还是睡不好,”她说,“未来要面临的必定更多。”

  母亲生病,一边照顾一边在病房加班

  “过去我常常和妈妈说,她太苦了,她就跟我说,‘你以后会更辛苦’。”当时陈林琳(化名)没懂母亲的意思。现在,她逐渐咂摸出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尽管才31岁,陈林琳已经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陈林琳是家里的独生女,在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长大。

  因为习惯了一个人过日子,陈林琳结婚后,母亲还是要求自己一个人住,不过希望女儿能多回去陪陪她。“一周里至少有3天是雷打不动地要和老公回家陪妈妈吃饭,或者安排逛街、看电影之类的活动。”对此,老公很理解。不过,因为老公同样是独生子女、家也在南京,他的父母也希望能常常看到儿子儿媳,因此陈林琳每周还要腾出一两个晚上去公婆家,“有时一个星期下来,自家的地都没拖,衣服堆着一件也没洗,虽然结了婚单独出来住了,可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很少。”

  最让陈林琳感到艰难的一段时间,是去年母亲因为心脏问题住院做手术的半个月。“不是很严重的问题,但毕竟是要开刀。”尽管母亲不想耽误女儿的工作,也直接在医院订了伙食,可陈林琳每天中午还是得从单位骑电动车到医院去妈妈那儿看看,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

  手术之后,因为母亲身上插着各种导管仪器,没法自由行动,陈林琳必须随时陪护,从看着挂水瓶、端茶倒水,到帮母亲上厕所、擦身,她还在病床旁架起了一张小床,每晚陪夜。“这些事只有我来做,其他人也不好帮忙。”

  但其中最让她抓狂的是,母亲生病期间,正赶上她所在项目组的一个项目交工,“我只能和组长请了假,把电脑搬到病房里加班,有时下午还得去单位忙事情,晚上十一二点再回去医院照顾。”

  白天、晚上地接连操劳,一周不到,陈林琳已经力不从心,“我同事看到我,都惊讶地问我怎么脸色蜡黄。”她自己看看镜子,“人像老了5岁。”

  陈林琳觉得,随着父母迈入老年,越来越多的80后将会面临同样的艰难,“不像我爷爷奶奶那会儿,生了病好几个儿女轮流照顾,而对我们来说,不可能有兄弟姐妹一起分担。”

  想创业没勇气,想跳槽没人要

  张骏(化名)说,正是90后,挡了他的路。因为行业不景气,张骏在网上投了简历,有许多HR对他感兴趣,但一听他已经35岁,纷纷没了下文。

  见到张骏时,他看起来憔悴极了。

  这位35岁青年的头发贴在头皮上,却依然能看出头发的稀疏,两个硕大的眼袋挂在眼睛下面,鼻子上还长着青春痘,额头却已经有抬头纹了。坐在办公室里,他随手扯开脖子上的领带,从他的呼吸里,却依然能听出他的烦闷。

  他看起来就像个早衰的中年人,但就在7年前,刚刚工作的他还被人称作“青年才俊”。

  “说实在的,谁也不怪。”张骏絮絮叨叨地说,“没意思,就是没意思。”

  1980年,张骏在安徽淮北出生,后来,跟着父母迁来南京,因为是独生子女,父母一向宠爱他,他自己也够努力,从小到大,张骏一直很出色,也很骄傲。这种骄傲延续到了大学毕业后。

  南京某大学统计专业毕业后,张骏进了一家银行,老板赏识他,一来就给了他很好的待遇。那时候的张骏意气风发,举手投足间挥斥方遒。

  这一切,从前年开始被击打得粉碎。

  “外人不知道,其实银行业被网络冲击得也很厉害。”张骏说,他所在的部门,主要是以售卖理财产品为盈利,过去,中国人的钱除了买房和股市以外,缺乏投资手段,银行理财产品卖得很好,不过,当网络时代到来时,新的投资手段层出不穷,他们的业绩下滑得也最厉害。

  奖金下降,工资下降,最近又有传言,领导不满意张骏的能力,打算将他撤职。

  “说要调一个90后上来,他们更有冲劲。”张骏一提起“90后”就一肚子火,“他们是有想法,可他们不安分!”

  张骏的无明业火由来已久——他所在的部门,有几位90后员工,在他看来,有人安分,有人浮躁,他看不上的那几个,后来纷纷辞职了,听说有人创业了,成了老板。这么看张骏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嫉妒。

  但张骏说,正是90后,挡了他的路。原来,因为行业不景气,张骏在网上投了简历,有许多HR对他感兴趣,但一听他已经35岁,却纷纷没了下文。

  “你岁数太大了,你要知道,跳槽的话,35岁是一个门槛。”一位相熟的HR告诉张骏。

  打开电脑,胡乱刷新了几个网页,张骏觉得烦闷透了。

  心理专家:

  早更的年轻人,需要“心理救济”

  医生指出,很多“早更”现象的出现并不是真正的更年期到来,而是由于情绪和外界的压力,以及不健康的饮食、作息等引起的内分泌紊乱,导致激素改变。

  心理专家张纯也指出,很多疾病都是因心而生,也就是疾病的诱因其实和心理因素有关,比如失眠烦躁,记忆力减退,情绪容易激动,难以控制等等。国际卫生组织有一种叫做“心身性疾病”的说法,指的是一组发生发展与心理社会因素密切相关,但以躯体症状表现为主的疾病。

  生活节奏快、社会压力大,容易导致一些不良的情绪反应,由此也会诱发身体上的不适。张纯说,人的情绪分为两种,一种是阳性情绪,以发泄情绪的形式向外宣泄压力,表现为焦虑、焦灼、暴躁、攻击;另一种是阴性情绪,有些人不喜欢向外宣泄情绪,转而向内,会表现为挫折、挫败、自残、自杀。在中国,女性的自杀率比男性高,农村自杀率超过城市,并且年轻人自杀率超过老年人,16岁到35岁自杀率最高。

  那么,在西方发达国家,很多人同样地打拼,为什么没有所谓“早更”现象?他认为,这是因为国外的社会保障系统更加完善,人们在经济上没有太大压力。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很多国家都有“心理救济”的概念。在我国,一方面,国家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社会保障则有些滞后;另外一方面,“心理救济”的概念没有被提出,很多人有了心理问题却无处倾诉,由此会引发很多“心身性疾病”,例如内分泌失调,感觉好像“更年期提前”了。

  张纯建议,解决人的心理问题,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自己解决,通过自我调节的方式缓解压力。第二步,当问题大到自己解决不了了,就一定要有社会支持或是支撑。换句话说,就是要找人倾诉,要有人倾听并给以劝慰。第三步才是心理干预、心理辅导,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社会学家:

  80后的焦虑,有其社会背景

  年龄介于26岁到35岁之间的80后,竟然提早进入“更年期”了?这在很多60后、70后看来,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邱建新结合特定的时代背景,对此进行了分析和解读。

  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社会阶层固化,社会群体向上流动的可能性在减少,这很可能会加剧80后内心的焦虑。80后出生在一个物质生活相对比较丰裕的时代,加上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从小就备受呵护和关爱。相比从计划经济时代走来的60后、70后而言,80后一代几乎没有吃过苦。因此,他们对生活的预期会比较高,而同时,抗压能力又比较弱。

  一方面,现在,80后大多数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生活节奏快、竞争激烈,给80后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工作上的压力,包括,加班加点工作的压力,谋职、竞争、升迁的压力,转换工作的压力。生活上的压力,比如,高房价、高物价、高养育成本,使得不少80后成为房奴、车奴、孩奴。还有“二孩”带来的压力,以及为已经或即将退休的父母养老的压力……

  另一方面,现代社会是一个高度分工的社会,而分工的同时也意味着分化,社会收入水平差距较大。也许他们的收入水平并不低,但是,还是会不自觉地去和他人比较,由此产生“相对贫困感”“相对剥夺感”“相对不公正感”,这些都会在人的身体和心理状态上有所投射。

  虽然收入水平在上升,但是,生活压力的加大,已经消耗掉了收入上升所带来的快感和幸福感。于是,就会出现内分泌失调,精神焦虑等症状。如果用一个描述性的概念来形容这种焦虑,那就是所谓的“早更”。

  在80后“早更”压力的大背景下,从宏观层面而言,政府在教育、医疗、养老、社会保障、生活成本、劳动力权益保护等方面,如何保障公平和公正,这至关重要。从个人的角度出发,应该学会自我调节,适当调整不切实际的目标,而不要一味地好高骛远。至于有些特别焦虑的群体,可能还需要专业的社会、心理工作者的介入,帮助他们矫正、调节心态,提升抗逆力。(来源:现代快报)

  “工人在线”责编:刘晓丹

要闻
更多>>
时评
更多>>
今日有话问
更多>>

同单位在编员工按身份购买社保问题

同一单位在编的员工以干部和职工身份划分购买一类事业单位机关险和企业保险,是什么明文规定?

职工大讲堂
更多>>

黄琼支招如何保护好个人信息

广东职工大讲堂第39场,华农教授黄琼结合信息安全事件案例,从信息安全现状、信息泄露的四大渠道、国际国内关于信息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三方面,给听众带来了一堂深入浅出的“攻略课”。

罗兵:“写心”是山水画最高境界

3月30日上午,南方传媒大厦四楼报告厅内,著名山水画家、广东省博物馆藏品管理与研究部研究员罗兵做客职工大讲堂,“以文化视野的介入,谈中国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