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 维权
时评 专题
在线访谈
预告 直播
话题 瞬间
职工讲堂
声音 视点
预告 回顾
舆情播报
热点 观察
回音 研究
视频精选
访谈 活动
展播 微视
南方工报
客户端
数字报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顺德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把音乐当成一种生活方式 搭上“灵魂巴士”一起high

2019-09-20 14:40 | 作者:黄细英 | 来源:南方工报
如今,成立3年有余的Soul Bus乐队把音乐当成了充实工余生活的一种方式。

乐队成员合影 郗建新/摄

扫码看乐队采访及演出

  每周四晚上7点左右,在佛山市南海区童服城B2座的一个琴行里,总是传来节奏强劲的电子音乐。Soul Bus(灵魂巴士)乐队的5名成员下班后从佛山各地赶到这里,开始他们的排练。

  8月29日,对于这个乐队来说,是个难忘的日子,因为该琴行要搬走了,他们也不能在这里排练了。当晚7点30分,记者在鼓手李祉聪的带领下,在排练室见证他们在此地的最后一次排练。屋内,吉他、架子鼓、贝斯、键盘、音响等设备错落有致,跳动的音符浮在空中。如今,成立3年有余的Soul Bus乐队把音乐当成了充实工余生活的一种方式。

  缘起

  工余生活枯燥 组建乐队“调味”

  “我们乐队成员大多毕业于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其中两名吉他手和键盘手都是音乐科班出身。”贝斯手肖伟鸿是乐队的组织者,他告诉记者,大学时组过乐队,但毕业后因为工作等原因就解散了。他一直有个愿望,就是重新组建一个乐队,“我从事文案宣传,工作之余总觉得生活有些枯燥。想玩音乐,但必须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2016年元旦,他开始在朋友圈寻找一起玩音乐的朋友。

  “伟鸿以前跟我组过乐队,乐队解散,我心中也一直有遗憾。所以他找到我,我马上就答应了。”吉他手左彪是一名企业销售,比肖伟鸿早两年毕业,平时繁忙的工作让他感觉到生活缺乏调味品。“玩音乐是为了生活和工作变得丰富多彩。”左彪笑着说。

  随着吉他手、键盘手的加入,肖伟鸿想找个鼓手。他介绍,在乐队中,架子鼓对节奏起着掌握与统领作用,特别是在中间部分,架子鼓可以推动音乐整体进入高潮。于是,肖伟鸿在网上发帖找人。那时,在佛山市工人文化宫工作的李祉聪正苦恼着没有音乐玩伴。“看到这个帖子后,感觉发现了新大陆,马上联系了对方。”李祉聪回忆道。

  不到1个月,这支由私企员工、琴行老师、事业单位员工等组成的器乐摇滚乐队正式成立,并取名Soul Bus(灵魂巴士),旨在创造一个空间,让每个人的故事得以倾诉。乐队成员中,年龄最大的30岁,最小的25岁,他们来自茂名、韶关以及广西等地,为了工作,留在了佛山这片热土上打拼。

  创作

  灵感来源于生活与工作

  “大家各自都有工作,但会保证每周至少排练一次。”李祉聪告诉记者,乐队组建后,成员们积极出力,自备设备、租用排练房……

  李祉聪坦言,乐队成员在创作中的沟通很重要。在Soul Bus乐队,每次创作歌曲,大家都会谈看法,哪个音该改、哪个段落需缓慢抒情,提出意见者会弹奏出来。“大家一听就知道好不好听,改得对不对!”吴禹希说,也有很多歌,大家无法达成一致,直接就淘汰了。

  在乐队创作中,大家分工明确。一般由贝斯手肖伟鸿把歌大体写出来,然后排练时大家再逐步根据自己的想法完善。乐队组建3个月后,Soul Bus乐队就写出了第一首原创歌曲。如今,他们拥有着7首原创歌曲,比较满意的作品是《彗星》。

  “这个名字是我想的,听这个曲子时,我就觉得这儿名字很适合!”吉他手黎俊贤告诉记者,歌曲前后对比较大,前面很安静平缓,就像这颗彗星在宇宙飞行,后面是高潮剧烈部分,像陨石穿过大气燃烧破裂。“每个人听一首歌,都会有自己的一个想象,有自己的感觉,我们对每首歌的要求就是赋予每个听者一个完美的画面。”

  与《彗星》相比,另一首歌《囍糖》则展现了一个喜庆的画面。2017年,肖伟鸿的一个同学想跟女朋友求婚,让他帮忙写首歌,并在求婚现场演出助兴。“歌写出来后一直没取名,直到同学求婚成功的那一刻,脑子里突然这两个字,觉得很应景。”

  肖伟鸿说,很多歌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与工作,他偶尔会看一些乐队的演出,寻找创作灵感,学习其他乐队的表演经验。

  目标

  多一些演出机会 出一张原创专辑

  对于Soul Bus乐队来说,把一首歌创作出来就是快乐。“如果这些歌还有人喜欢,就是巨大的认可了。”

  在所有演出中,让Soul Bus乐队印象深刻的一次是2017年佛山后摇鸡年大吉趴。3支乐队登台,1个半小时的演出时间,台上台下跟着节奏晃动身体,有的观众甚至跳起来了。“我们在台上表演了5首原创歌曲,大家表现得淋漓尽致,满头大汗,但是看着现场观众这么high,很激动,很开心!”李祉聪回忆道。

  肖伟鸿告诉记者,他们还偶尔被邀请到live house做暖场表演,比如广州的TU凸空间,以及深圳、惠州的live house。

  最初,乐队成员纯粹把音乐当爱好,后来也曾把它当作梦想,如今,音乐变成了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玩得开心就好!”这是采访当天,Soul Bus乐队成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目前,我们希望找个好点的排练房,多些演出机会,然后出一张乐队的原创专辑。”肖伟鸿说,此前,他们也录制了一些歌,放到网易云等音乐平台上。“因为我们的制作技术不太好,想找专业的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大家一起为首张专辑而努力。”(南方工报全媒体记者黄细英)

  南方工报责编:刘晓丹

要闻
更多>>
时评
更多>>
今日有话问
更多>>

同单位在编员工按身份购买社保问题

同一单位在编的员工以干部和职工身份划分购买一类事业单位机关险和企业保险,是什么明文规定?

职工大讲堂
更多>>

黄琼支招如何保护好个人信息

广东职工大讲堂第39场,华农教授黄琼结合信息安全事件案例,从信息安全现状、信息泄露的四大渠道、国际国内关于信息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三方面,给听众带来了一堂深入浅出的“攻略课”。

罗兵:“写心”是山水画最高境界

3月30日上午,南方传媒大厦四楼报告厅内,著名山水画家、广东省博物馆藏品管理与研究部研究员罗兵做客职工大讲堂,“以文化视野的介入,谈中国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