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 维权
时评 专题
在线访谈
预告 直播
话题 瞬间
职工讲堂
声音 视点
预告 回顾
舆情播报
热点 观察
回音 研究
视频精选
访谈 活动
展播 微视
南方工报
客户端
数字报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顺德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职业奶妈”重出江湖 月薪上万

2017-06-19 16:09 | 作者: | 来源:南方工报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职业奶妈”似乎是旧社会才有的事情,而据媒体报道,在眼下各地的母婴市场,“职业奶妈”已经悄然重出江湖,而且“钱景”诱人。

  (原标题:“职业奶妈”重出江湖月薪上万 法律人士:很多环节需要规范)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职业奶妈”似乎是旧社会才有的事情,而据媒体报道,在眼下各地的母婴市场,“职业奶妈”已经悄然重出江湖,而且“钱景”诱人。目前,“职业奶妈”的身价已经从三四十年前的10元左右/月飙升至1.2-2万元/月。如果按天计算,雇佣一位“职业奶妈”喂养宝宝一天的费用在400-700元之间。

  案例:“奶妈”与客户各取所需

  来自安徽的小丽(化名)今年26岁,有个8个月大的宝宝,正处于哺乳期。在宝宝5个月大的时候,她经中介推荐,在上海客户张女士家做起了“职业奶妈”。现在,小丽每天早出晚归,帮着这位29岁的妈妈喂养3个月大的宝宝,月薪1.5万元。

  “我每天早上8点前后赶到客户家,一直要到晚上8点之后才能回家,白天总共喂奶四五次。”小丽说,为了确保自己宝宝的饮食不受影响,她需要在出门前吸出600毫升左右的奶,晚上回家后,则可以直接喂养宝宝,这样基本做到喂养宝宝和赚钱两不误。

  小丽表示,接下来她还会考虑寻找新的客户,“或许会考虑做钟点奶妈 ,一天跑2至3位客户”。

  说起雇用“奶妈”,张女士表示,网购母乳缺乏可信度,安全性差,思前想后,她决定将“奶妈”请上门。据了解,当初双方谈成后,为了防止传染病,张女士亲自陪着小丽去医院体检。此外,张女士还让小丽在她家免费吃喝了四天,等小丽体内原有物质排泄得差不多后,才让她正式上岗。

  据沪上两家已经在介绍“奶妈”的家政公司透露,与一般保姆入职前要求提供健康证不同,“奶妈”的健康要求更高。人人家政总经理肖卫平说,目前从事职业“奶妈”的女性多数是内地、中西部农村地区的年轻妈妈,但从业的人数相对较少。

  在东莞,做“奶妈”的月收入也可以过万元,表现优秀的“奶妈”,还可以在哺乳期结束后直接“晋升”为孩子的保姆。家庭服务中心经理黄勇表示,目前专业“奶妈”可分成一般、“星级”以及“特星级”,“星级”的不同则是根据其身体状况、育婴技能以及相关考试成绩等来评定的。一般奶妈的月薪在6000-8000元不等,“星级奶妈”可达到1万元以上,而最高级的“特星级”还能拿到1.5万元。不过,“特星级”奶妈在东莞十分“稀罕”。黄勇估计,未来的薪资水平还可能继续上涨。

  法律人士:法不禁止就能全面铺开?错!

  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桂芳芳说,从法律层面上讲,职业“奶妈”与孩子父母之间不是服务关系,而是一种买卖合同关系。双方“交易”的是母乳,从其物质属性上讲,并不是目前法律明令禁止的。“但并不是说,法律不禁止,就可以全面铺开。”桂芳芳认为,还有很多环节需要规范。

  比如,她不赞同单纯的母乳买卖,因为定价销售可能会促使一些投机取巧的情况发生。再比如,母乳安全和健康方面,也同样需要有行政规范,进行必要的体检和检查。另外,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职业奶妈”的经营主体如何确定,是交由公益组织,还是盈利性机构运作,还是通过个人对接的方式,都值得深入探讨。

  “哪怕法律上没有禁止,哺乳也不仅仅是提供食物这么简单,更是母亲与孩子建立亲密关系的一种纽带。”而且,“职业奶妈”这种做法,跟地下卖卵、非法代孕等把女性身体当作某种工具的生意有相似之处,是不是有悖公序良俗?也必须警惕!

  业内人士:个案中的个案 “职业奶妈”难成气候

  在资深业内人士,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周珏珉看来,“奶妈”一事难成气候,她本人也并不提倡。原因有三:1.随着社会进步,即便一位妈妈母乳不足,她也可以选择各式各样的奶粉等母乳替代品,不是非找“奶妈”不可;2.从亲情、家庭关系等方面考虑,不可控因素多,更别提疾病、遗传等潜在问题;3.“奶妈”会让家庭的经济压力更大。根据媒体报道,目前的“奶妈”开价高于1万元每月,且只管奶水,假如再请一位月嫂则意味着更多的开支,这会让家庭经济负担过大。

  “这些限制使得奶妈很难发展成气候,现有案例应是个案中的个案。”资深母乳喂养指导师“童童妈”说,母乳圈里还没有听说“职业奶妈”,不过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母乳对孩子的好处,“市场”是存在的。她表示,风险也随之存在,“比如宝宝的月龄和奶妈的奶水月龄不匹配,健康等因素也有待检验。”

  舆论+

  职业“奶妈”会让母乳

  失去“道德营养”吗?

  “奶妈”的出现,的确让不少人觉得不太舒服。 网友“方小辛chiko”说:“这个神奇的职业,像是回到了祥林嫂的年代。”

  除了“奶妈”自带的“封建身影”,卫生也备受质疑。网友“职业女性”:“话说母乳喂养确实有利于产妇和新生儿,但细想,这卫生吗?‘奶妈’的健康问题谁来保障?你真的敢雇佣‘奶妈’?”

  《南宁晚报》也质疑“奶妈”的不可持续性:“不同婴儿对母乳的耐受度有差别,母乳中含有的病毒也可能对不同免疫力的婴儿产生危害。再次,婴儿哺乳期往往不超过一年,即便价格再高,‘奶妈’也很难成为稳定职业。”

  更可怕的是,“奶妈”有可能会被不法分子利用,作为色情服务的“幌子”。网友“上船贺阳”表示:“听到过有些变态的成人也喝人奶,在高价引诱下,难免此种职业会发生超出规定的服务对象与经营范围,还是不提倡为好。”

  但是,网络上不少人也支持“奶妈”的合法化,毕竟需求量是一直存在的。网友“WEI_神马”作为一个家政服务人员,她表示经常与各种家庭打交道,“这两年确实有很多妈妈的奶水不够,不能亲自给宝宝喂奶,向我们公司咨询有没有做奶妈的”。

  也有网友认为,当下既然“法无禁止”,与其在道德层面讨论,不妨将“奶妈”纳入监管框架下。网友“SSR沈先生”建议:“干脆出台相关法律规定这一灰色地带。”

  “大渝网”认为,要有一个行政职能部门管“奶妈”,是民政部门,还是卫生部门,或者其他部门,要有一个准确说法。其次,给“奶妈”的服务范围和人奶喂养对象划红线。母乳喂养的对象只能是哺乳期的婴儿,不能面向成人,任何形式都不可以。再者,对“奶妈”设置从业门槛,重点是要出台职业“奶妈”的健康标准。

  延伸阅读

  多地已成立母乳库

  国家卫计委和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新生儿达到了1786万,是2000年以来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其中,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接近一半,达到了45%。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与母婴相关的行业也迎来更多商机。除了喂养需求,母乳衍生产品已逐渐出现,如母乳面膜、母乳香皂等。

  此外,母乳储存银行也在悄然兴起。国外一些“母乳银行”常附属于当地的儿童医院,也有独立运营的,主要为早产儿提供母乳,也有少数“母乳银行”为成人癌症患者提供人乳,但这些患者需要出具医嘱。

  目前,在广州、南京等地相继成立了母乳库,供有需要的患儿免费使用。对于母乳捐献,所有捐乳的妈妈如果没有相关病原学的检测报告,需要抽血检测,所有费用全免。

  “工人在线”责编:孙科琳

要闻
更多>>
时评
更多>>
今日有话问
更多>>

同单位在编员工按身份购买社保问题

同一单位在编的员工以干部和职工身份划分购买一类事业单位机关险和企业保险,是什么明文规定?

职工大讲堂
更多>>

王珺做客职工大讲堂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6月19日下午,南方传媒大厦四楼报告厅内,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做客职工大讲堂。

郑永年教授谈中国国际战略外交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兼首席专家、著名国际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再次做客讲堂,解析逆全球化形势下中国国际战略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