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 维权
时评 专题
在线访谈
预告 直播
话题 瞬间
职工讲堂
声音 视点
预告 回顾
舆情播报
热点 观察
回音 研究
视频精选
访谈 活动
展播 微视
南方工报
客户端
数字报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顺德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曾在北大当保安

2017-06-19 14:43 | 作者: | 来源: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原标题: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曾在北大当保安 90%车已找不到)

  来源:中国青年网

  近日,在共享单车领域有两则消息引人关注:一是摩拜单车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一是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重庆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雷厚义告诉记者,他的经历十分坎坷,大一退学,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先后卖过房子、卖过电脑,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

  退出因为打不赢,90%的车已经找不到了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总部位于重庆。

  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公司采用合伙人模式,为避免纠纷,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用户的余额、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其余的投放在市区。但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机械锁,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雷厚义说,之所以选择退出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就是打不赢了,在资源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媒体资源、政府资源,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

  “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雷厚义指出,公司现有模式已经运营不下去了,“车子是动的,车多一定要钱多。悟空单车原计划采用合伙人模式,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撬动共享单车市场,但项目自身没有盈利,说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国的中小商户,安全意识是很重的,看你还没有盈利,他们是不愿意出钱的。”

  所谓合伙人计划,就是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还有一个问题,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搞得我们很无语。”雷厚义说。

  据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

  “之前想过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车身广告,或者车上装一个显示屏,还有对大数据进行延伸开发。还想过和企业合作,将租车收入卖给企业,发给员工做交通补贴,例如10万元的骑行券,卖给企业只要5万元,企业再当做福利发给员工。”雷厚义说。

  从北大保安到试水共享单车

  和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

  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敢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

  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旁听学习。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到了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雷厚义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是没有成功,此后他决定学习专业的iOS软件开发。

  “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但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单车模式带给了雷厚义灵感,他当时判断这个事情能搞大且市场规模大,“但对后面的风险没有足够的预判。”

  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最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工人在线”责编:孙科琳

要闻
更多>>
时评
更多>>
今日有话问
更多>>

同单位在编员工按身份购买社保问题

同一单位在编的员工以干部和职工身份划分购买一类事业单位机关险和企业保险,是什么明文规定?

职工大讲堂
更多>>

王珺做客职工大讲堂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6月19日下午,南方传媒大厦四楼报告厅内,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做客职工大讲堂。

郑永年教授谈中国国际战略外交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兼首席专家、著名国际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再次做客讲堂,解析逆全球化形势下中国国际战略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