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 维权
时评 专题
在线访谈
预告 直播
话题 瞬间
职工讲堂
声音 视点
预告 回顾
舆情播报
热点 观察
回音 研究
视频精选
访谈 活动
展播 微视
南方工报
客户端
数字报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顺德
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警惕职业“奶妈”的价值畸变

2017-06-16 10:49 | 作者:斯涵涵 | 来源:羊城晚报网络版
职业“奶妈” 重出江湖,考验着这个“新兴”职业的行业规范及监管维度,也是对社会转型时期的伦理道德、价值观和现行法律的巨大挑战,我们不能只看到职业“奶妈”的供求平衡,更要警惕市场经济汹涌大潮下的价值失衡。

  不做别的,就靠着自身充足的奶水喂养别人家的宝宝,以赚取可观的薪酬,上海职业“奶妈”时隔30多年重返母婴市场。目前职业“奶妈”的身价已经从三四十年前的10元左右/月飙升至1.2万-2万元/月。如果按天计算,雇用一位职业“奶妈”喂养宝宝一天的费用在400-700元。(6月14日新闻晨报)

  “职业奶妈”市场形成有多种原因,有人是自己奶水不足,雇佣“奶妈”以保证孩子喝到母乳;有人则是因为时间、精力、保持身材等原因,而雇佣“奶妈”。职业奶妈多是因为自己的奶水充足,孩子喝不完,与其扔掉浪费了,不如干脆充分利用资源,给别人的孩子当“奶妈”赚笔不菲的外快。

  表面看起来,职业“奶妈”是市场供求关系的自然反映,交易双方互有所求,你情我愿。但新闻报道中也提到,目前从事职业“奶妈”的女性多数是内地、中西部农村地区的年轻妈妈,但从业的人数相对较少,这说明职业“奶妈”依然是不发达地区或者不富裕群体增加收入、维持生计的特别通道,这就使得该职业隐藏多重风险:

  首先是安全风险。众所周知,一些严重的传染性疾病,系可以通过母乳传播的,且哺乳过程是一个十分隐秘的过程,其间的潜在“疾病”及“传染性”难以预料。但目前雇用“奶妈”的安全性尚未引起很多市民家庭的关注,用奶前不进行相关的检查,或随意选择检查项目的情况时有发生,不仅会给宝宝带来不利的后果,也会给雇主家庭及社会带来安全隐患。

  其次是法律风险。2000年《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中有明文规定:“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母乳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其无法取得经营许可证并进行合法售卖,因为一旦母乳成为商品,尤其成为待价而沽的高价商品,金钱的巨大魔力极可能造成对他人母爱、人伦亲情及身体健康的强力褫夺。

  其三是价值畸变。职业“奶妈” 重返母婴市场,假如仅仅是服务于母乳短缺的婴幼儿,尚可理解,而母乳喂养有特定的形成时间,但我们注意到,部分经济条件特别好的家庭则希望较长时间雇用职业“奶妈”。2014年有媒体曾经报道,有多家网站提供介绍奶妈给成人哺乳服务,其中有的网站注册会员达数千人,他们在群内讨论交易问题,并根据胸部相片挑选奶妈。人乳供给从起初的缺奶婴儿的原始补救方式,演变成炫富比阔、色情买卖的交易行为,并形成一种神秘的圈子、畸形的时尚,其中的得与失、贫与富、道德与法律等多重风险不可忽视。

  职业“奶妈” 重出江湖,考验着这个“新兴”职业的行业规范及监管维度,也是对社会转型时期的伦理道德、价值观和现行法律的巨大挑战,我们不能只看到职业“奶妈”的供求平衡,更要警惕市场经济汹涌大潮下的价值失衡。

  “工人在线”责编:刘晓丹

要闻
更多>>
时评
更多>>
今日有话问
更多>>

同单位在编员工按身份购买社保问题

同一单位在编的员工以干部和职工身份划分购买一类事业单位机关险和企业保险,是什么明文规定?

职工大讲堂
更多>>

王珺做客职工大讲堂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6月19日下午,南方传媒大厦四楼报告厅内,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做客职工大讲堂。

郑永年教授谈中国国际战略外交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兼首席专家、著名国际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再次做客讲堂,解析逆全球化形势下中国国际战略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