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 维权
时评 专题
在线访谈
预告 直播
话题 瞬间
职工讲堂
声音 视点
预告 回顾
舆情播报
热点 观察
回音 研究
视频精选
访谈 活动
展播 微视
南方工报
客户端
数字报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顺德
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整顿外卖黑店应运用互联网思维

2017-01-09 14:41 | 作者:史洪举 | 来源:
在人们对互联网的高度依赖下,“互联网+订餐”无疑为很多人带来了用餐便利。但这一切均应以商家遵纪守法,合规经营,不做黑心餐为前提,否则,本来互利的就会变异为互害,并通过互联网放大黑心餐饮商家危害性。

  在人们对互联网的高度依赖下,“互联网+订餐”无疑为很多人带来了用餐便利。动动手指,足不出户就能订到可口的饭菜,而经营者则可借助订餐平台增加知名度。但这一切均应以商家遵纪守法,合规经营,不做黑心餐为前提,否则,本来互利的就会变异为互害,并通过互联网放大黑心餐饮商家危害性。

  记者1月7日从北京市食药监局获悉,自2016年12月至今,在网络订餐专项治理行动中,目前北京市共取缔线下百度、美团、饿了么等三大订餐平台无证餐饮店铺225家。北京市食药监局表示,有关信息将在北京市食药监局官网“监管信息”栏目中集中公布。消费者和餐饮服务经营者可以登陆官方网站对三大平台下线225家无证餐饮店铺落实情况进行监督,如有问题可及时拨打12331热线电话进行举报。(1月8日《新京报》)

  在人们对互联网的高度依赖下,“互联网+订餐”无疑为很多人带来了用餐便利。动动手指,足不出户就能订到可口的饭菜,而经营者则可借助订餐平台增加知名度,扩大销量,增加收入。但这一切均应以商家遵纪守法,合规经营,不做黑心餐为前提,否则,本来互利的就会变异为互害,并通过互联网放大黑心餐饮商家危害性。由此,取缔违规商家后,还应运用互联网思维提高监管能力,避免落伍于时代,难以有效监管网络订餐领域。

  应该明确,网络订餐平台对餐饮商家具有监管义务,按照《食品安全法》,网络食品交易平台应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明确其食品安全管理责任;依法应当取得许可证的,还应审查其许可证。发现经营者违法的,应及时制止并立即报告监管部门,存在严重违法行为的,应立即停止提供网络交易服务。实践中,订餐平台不仅应审核商家真实身份,更应审查其是否取得资质,是否拥有合格的生产经营场所。只有这样,才能防止黑心作坊上线经营。

  但现实中,一些网络订餐平台不仅未尽到审核义务,反而默认无证商家入驻经营,甚至诱导商家虚构地址。这种放任乃至怂恿行为,无疑让黑心餐饮商家借助互联网祸害更多不特定群体的用餐安全。此类乱象的存在,既有外部监管乏力的因素,更有内部监管缺乏动力的因素。

  如果不改变监管模式,即便取缔了无证线下商家,也会陷入割韭菜困境。一是其他无证商家会冒出来,二是甚至被取缔者换个马甲继续经营。譬如,传统监管多是到实体监督进行监管查看,消费者在店铺用餐时也可体验用餐环境,发现违规可及时举报。而“互联网+”背景下,专做外卖的商家只需接网络订单即可。这样的话,即便其将操作间设在污水横流,苍蝇横飞的场所,只要网络上宣传的图片高大上,消费者也会信以为真,根本觉察不到违规行为。甚至监管部门也不知道其藏身何处,监管起来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现有经济水平和科技手段而言,完全应该借势“互联网+”思维,创新监管模式,对线下实体商家有效监管。一是应要求网络订餐平台借助收款的银行卡、身份证、手机号码等详细审查商家的实名信息。二是网络订餐平台应与监管部门信息共享,当商家提供上传证照后,平台就能从共享数据库中查验该证照的真实性,相反,一旦上线了无证商家,监管部门也可及时发现并取缔。三是可在后厨及大厅安装监控,实时向平台传送数据,减少违规操作现象。(来源:劳动午报。“工人在线”转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编:蔡洁玲

要闻
更多>>
时评
更多>>
今日有话问
更多>>

同单位在编员工按身份购买社保问题

同一单位在编的员工以干部和职工身份划分购买一类事业单位机关险和企业保险,是什么明文规定?

职工大讲堂
更多>>

郑永年教授谈中国国际战略外交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兼首席专家、著名国际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再次做客讲堂,解析逆全球化形势下中国国际战略外交。

全汉炎做客大讲堂分享教育心得

3月30日上午,广东职工大讲堂第32期举行,广东实验中学校长全汉炎以《教育的困惑与思考》为题,与现场近300名职工朋友分享了他近30年来投身教育事业的所思所想。